彝海结盟后,掩护红军旗的5400天——鲜为人知的彝家护旗故事_0

彝海结盟后,掩护红军旗的5400天——鲜为人知的彝家护旗故事
俯视彝海全貌(7月25日无人机拍照)。新华社发(王曦摄)  一面用被面制成的红旗复制件,上有“我国夷民赤军沽鸡支队”文字,陈设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彝海结盟留念馆里。  7月25日上午,46岁的沈建国凝视着这面旗号,心潮澎湃。  沈建国,彝名果基伍哈,他的爷爷是果基约达,又被称作小叶丹。  据当地党史材料记载和果基家人回想,1935年5月22日,上午10点,冕宁县大桥镇方向传来枪声,老弱病残藏到深山谷里。接着山下来了一支部队。  彝族装备大声“呜呜”地示警,用土枪和步枪打听。部队没有回击,走到近前就停下了。小叶丹派人刺探,才知道这支部队是赤军。  小叶丹决议去见刘伯承。  在彝海,小叶丹和刘伯承碰头了。小叶丹像曩昔见国民党官员那样要磕头,被刘伯承一把拉起。刘伯承宣扬民族平等,表明赤军和彝族同胞要做好朋友。  “彝族最好的朋友,两边会盟誓结拜兄弟。”沈建国说。  小叶丹当即向刘伯承提议盟誓,刘伯承怅然答应。依照彝族礼仪,人们杀了一只大红公鸡,却没有找到酒。刘伯承说只需兄弟有诚心,就以水代酒。人们到彝海中舀上水来,杀鸡滴血入碗,刘伯承和小叶丹一饮而尽,对天盟誓结为兄弟。  礼成,小叶丹和刘伯承重返大桥镇秉烛夜谈,刘伯承通宵向小叶丹谈革新,他把一面写着“我国夷民赤军沽鸡支队”的红旗赠给了小叶丹,录用小叶丹为支队长。启明星升起来,赤军又出发了。小叶丹派人为赤军领路,赤军后续部队和中央机关沿着彝海结盟这条友谊之路,敏捷顺畅经过彝区。  彝海结盟,人间皆知。但很少有人知道,彝海结盟之后的彝家赤军旗遭受了什么。  赤军走后,国民党追查小叶丹“通共”罪责,缉捕小叶丹,强逼果基家交出1.2万两白银和120头羊。小叶丹宁肯败尽家业,也不肯交出彝家赤军旗。他将旗号随身携带,叮咛妻子倮伍伍加嫫:“如果我死了,你一定要保护好赤军旗,赤军一定会回来,届时把旗交给刘伯承!”  1942年,小叶丹死于一次埋伏。倮伍伍加嫫是一位深明大义、坚韧英勇的彝家妇女。她在老公罹难后的困难年月里,以极大的勇气和才智保存赤军军旗……  这是7月25日拍照的彝海结盟留念碑。新华社记者吴壮摄  国民党政府没有放过果基家人,国民党战士经常冲到小叶丹家里搜寻,如狼如虎,翻箱倒柜。倮伍伍加嫫灵机一动,把红旗缝进自己百褶裙的夹层。敌人找不到红旗,不时敲诈勒索,果基家人过得十分困难。  1950年,解放军解放冕宁,倮伍伍加嫫取出贴身的彝家赤军旗,献给驻冕宁的解放军。红旗再次飘荡在彝家山寨,此刻间隔彝海结盟现已曩昔了近15年。  “这5400多个日日夜夜,奶奶和家人一直信任赤军会回来,革新会成功!”沈建国说,这段往事在家族里留下深深痕迹。  沈建国2006年入党,如今是凉山州应急管理局的干部。他曾在美姑县洛俄依甘乡挂职乡党委副书记,每个月在乡上作业25天以上。  “我要把红旗生生世世用举动举下去,作为小叶丹的子孙,我不能给爷爷丢人。”沈建国说。  在四川省冕宁县拍照的彝海结盟留念馆和彝海结盟留念碑(7月25日无人机拍照)。新华社发(王曦摄) 打开阅览全文